小姐,我要提款。 在银行里,终於叫到自己的号码,他把一张取款单从柜台窗口推了进去。 先生,您没写错数字吧?十亿元?看到提款单的时候,柜台小姐吓了一跳。 我确定没写错。 他平静地回答着。 那……先生您的存款簿?好吧,或许他真的是来提十亿元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多的是金孙,搞不好眼前这个就是其中之一,柜台小姐如是想着;再说,他长得还满帅的。 抱歉,存款簿在这里。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枪晃了晃,给了柜台小姐一个腼腆的笑容。 先生……您不要开玩笑好吗?这样我们……会很为难……。 终於明白到自己遇上了抢匪,柜台小姐勉强保持镇定,还不忘记摆出训练有素的职业笑容;但是右手已经摸到了设置在暗处的紧急警铃按钮上。我没有开玩笑,这真的是抢劫;还有,小姐,我劝你最好不要按那个警铃,按那个警铃可是会害死你的。 他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柜台小姐犹豫了一下,毕竟他手上拿着枪;但是,谁知道那把枪是真的假的?虽然枪口没有漆成红色,也许那把枪是假的也不一定。 所以,柜台小姐还是毅然按下了警铃;瞬间刺耳的铃声响遍银行内外,人们都惊慌失措地尖叫了起来。 他拉动手枪的滑套上膛,接着朝向高分贝噪音的来源开了一枪。 瞬间的震耳枪声取代了持续的扰人噪音,银行里的人们霎时间全都静了下来。 唉,我早说过了,这是抢劫。 现在,可以让我抢劫我要的钱了吗?他将手枪按在柜台上,依旧是平静的语调。 银行警卫趁着这个时候,偷偷来到他背後想制服他;但是,他的左手从裤袋里掏出一把蓝波刀,随手将刀向後一抛,右脚反踢而出,正好踢在蓝波刀的刀柄上,蓝波刀也顺着这一踢的力量直刺入银行警卫的心脏。 银行警卫倒了下来,不动了。 我的钱呢?你们都让顾客等这麽久的吗?就像是什麽事情都没发生一般,他的语气依旧平淡;但是他却缓缓举起了手枪,隔着玻璃瞄准着不停发抖的柜台小姐。 我……我们没有这麽多钱……柜台小姐结巴着。 先生,先生,有话好说!听到警铃声和枪声、跑出来一看究竟的银行经理这时发话了。 原来是经理大人,的确是个说话的好对象。 他依旧持枪瞄准着柜台小姐,无感情的眼光缓缓转向经理身上。 我要提领十亿元,现在就要。 先生,这没办法,我们行里没有十亿元啊!银行经理急忙说着。 没有钱?你们不是有其他分行吗?可以向分行调度现金吧?赶快去打电话吧,经理。 他冷冷的笑了。 可……可是……银行经理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如果他是真的要来领钱的话,不要说是十亿,即使是一百亿现金,经理也会想办法调钱来给他领;可是现在他是拿着枪来领钱的,这叫银行经理怎麽去调集其他分行的资金呢?又是一声枪响,吓得枪口前方的柜台小姐尖叫着蹲下身体躲在柜台後方;他则是左拳挥出,将已经被打破一个洞的柜台防盗玻璃给彻底粉碎。 然後,左手撑着柜台,一个姿态优雅的翻越,他跳进了柜台里面。 经理先生,您这样拖拖拉拉的,实在让人等得很不耐烦啊!算了,我是好顾客,我还是等您慢慢打电话吧。 他的左手从裤袋里又掏出了一把小刀。 不过,等待的时间很无聊,我只好自己找点事情做。 站起来!坐在这里!最後那三个字,是朝着抱头蹲在地上发抖的柜台小姐而吼的。 他的刀抵着柜台小姐的粉颈,柜台小姐只能乖乖地站起来,依照他的指示坐在柜台上;但是娇躯依旧是害怕地觫觫发抖,使得身上那件湖绿色的旗袍款式制服的下摆也随之抖荡不已。 银行经理知道他想要强奸柜台小姐,这位银行经理依旧是不打算打电话去调集资金。 银行经理认为,警察很快就来了,这个抢匪到时候只有束手就缚一条路;至於职员被强奸……反正被强奸的不是他本人,让职员被强奸总好过让自己因为去调钱而被开除。 所以,银行经理继续保持沈默。 哼哼,旗袍样式的制服啊……他冷笑着,刀尖缓缓下降到衣领的部份,贴着柜台小姐胸前的曲线一路下滑,来到腹部,再转到腰侧,最後停止在那条高叉侧开旁边。 看看这件制服……侧开的这麽高,你是想诱引谁呢?是不是我们这些客户?他冷笑着,声音中透着让柜台小姐不自禁发抖的寒意。 ……或者说,是你自己淫荡呢?穿上这种制服出卖色相,难怪银行柜台小姐的薪水会高啊,其实和卖身的妓女也没什麽两样嘛。 啊!在柜台小姐的尖叫声中,刀尖由侧开的部份将制服撕裂开来,原本紧贴着女体曲线的布料现在正垂挂在柜台小姐身上无助地摇晃着,露出了下面的深紫色高腰比基尼内裤和无肩带魔术胸罩。 哟……深紫色的啊?小姐的这套性感内衣是穿给谁看的呢?是小姐的男朋友?是那边那位还站着不动的银行经理?或是……?他又笑了,冷冷的。 不……不要……求求你……!柜台小姐瑟缩着,哀求的声音微弱地有如寒流来袭时,被冻得半死的流浪小野猫。 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按那个警铃的按钮。 他很温柔地将被割破的制服从柜台小姐身上拿下来,让被遮蔽的玲珑曲线完整地露了出来。 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右手持着枪,枪口向下慢慢移动,勾着柜台小姐的裤袜向下扯。 看看这个,嗯,带着水迹和骚味呢。 他用枪口抵着柜台小姐被深紫色内裤所包覆住的幽谷之处滑动着。 是小姐你天生淫荡、被人脱光都会兴奋?还是说小姐你尿裤子了呢?柜台小姐只能发抖,虽然抵着自己私处的东西让自己感觉到了摩擦时的快感,但是那个东西里面随时可能会射出一颗致命的子弹来;加上自己在大庭广众之前被剥得几乎全裸,羞耻的愉悦加上恐惧正像白蚁蛀食木材一般,咬啮着柜台小姐的神智。 哎、哎呀!他这时拿开了枪,却用他那高挺的鼻尖隔着内裤摩擦着柜台小姐的私处;阵阵酥痒和热气不停地透入肌肤来,更要命的是还用鼻尖朝着自己的缝隙里顶着,柜台小姐差点呻吟了起来。 喔,竟然开始湿润了?呵呵,小姐您还真是淫荡呢!他伸出一只手指,勾着内裤向下扯;被脱下一半的内裤上面沾满着亮晶晶的液体。 小姐的媚态真是让我忍不住了。 他舔了舔嘴唇,冷笑着,手中的枪管贴上了柜台小姐赤裸裸无遮掩的两片阴唇之间。 不!不要!求你拿开它!呜呜……感觉到冰冷的东西接触着自己的禁区,被死亡的恐惧所攫取的柜台小姐吓得哭了起来。 不喜欢冰的?那好。 他站起身来,脱下了裤子,露出已经挺直的阳具。 这个如何?不……不!看到男人的东西就直挺挺地立在自己眼前,柜台小姐吓得连哭都忘记了。 不是这个啊?那一定是我听错了,你想要枪管,对不对?他冷笑着又把手枪抵在柜台小姐下身的两片嫩肉之间。 不……不是……!再度落入恐惧深渊的柜台小姐猛摇头。 哎,你这个女人很麻烦耶,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你到底要枪管还是要肉棒?说清楚一点,不然我就当你是要枪管了。 他说着,右手微微一使力,枪管稍稍顶入了柜台小姐的阴道之内。 啊!不!不要这个!求求你!呜呜……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冰冷感觉突入自己身体的时候,柜台小姐声泪俱下地叫了出来。 你说你要什麽,我没听清楚。 手枪的枪管转动了方向,撑得阴道的开口处也随之变形了九十度。 我……我……柜台小姐支支吾吾地,这种事情让她一个淑女怎麽说得出口呢?你不说算了,我就当你要手枪吧。 等一下手枪在你身体里达到高潮的时候,也许会「射精」也不一定,是那种会射穿身体的射精喔!他又冷笑了起来,握着手枪的右手也向上推动了一下。 啊!我说……我说……柜台小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脸上的浓妆被泪水洗得一条一条都是痕迹。 我……我要肉棒……我听不见,你说你要啥?要肉棒……柜台小姐勉强提高了声音,但是脸已经红得开始扭曲了。 还是太小声,要说到大家都听得见才行。 他冷笑着,手中的小刀扬了起来,指向银行经理。 经理,你听见她说什麽了吗?银行经理满头大汗,这种问题叫他怎麽回答呢?看,经理没有回答,表示你说得太小声,经理听不到。 他又转动了几次枪管。 快说吧,我总觉得我的手枪似乎快达到高潮了;你有听见手枪上击铁时的喀嚓声吗?那表示……我……我要肉棒……我要肉棒!不等他说完,害怕被开枪射杀的柜台小姐在极度恐惧中大叫了起来。 你要肉棒?要来干什麽呢?嗯?他微笑着将手枪的枪管抽了出来,一条晶莹的水丝连结着枪管前端和柜台小姐的下体。 我……我……啊!又是一个让柜台小姐不敢答覆的问题;但是当柜台小姐犹豫着的时候,他脸色狰狞、狠狠地将手枪的枪管用力戳向柜台小姐的私处;下体被猛力突入时传来的强烈激痛,让柜台小姐尖叫了起来。 说!我他妈的没时间和你蘑菇!我……我要肉棒插入我的小穴!呜呜……理智终於全面崩溃的柜台小姐声泪俱下地哭喊着。 这才对嘛,是不是?收起狰狞的脸孔和手枪,他温柔地笑了;同时,肉棒的尖端抵在柜台小姐湿润红肿的阴户上,一个挺身,在肉体与肉体挤压出来的水声之中,他的大棒子进入了女体的最深处抽动了起来。 呜……呜呜……随着他的抽动,柜台小姐低声饮泣着。 小姐,看来你不喜欢我的肉棒嘛,一副哭丧脸让我都没了和你做爱的兴致了。 做爱不是应该会很快乐吗?如果你觉得和我做爱不快乐,那我可以换回枪管来取悦你啊。 他温柔地说着,同时将他的分身退出了柜台小姐的紧窄之处。 不、不!别用枪管插我!求你!看到他举起手枪,本能上的害怕让柜台小姐尖叫了起来。 我…和你做爱很快乐,请和我做爱好吗?我要你的肉棒,我要你的肉棒插我的小穴啊!呜呜……!和我做爱很快乐的话……他又笑了,缓缓地将沾满了蜜汁的棒子再次顶入柜台小姐的私处。 那你为什麽都不叫春呢?你要知道,女孩子在做爱的时候不叫春,男孩子会阳痿的。 我叫、我叫!啊……啊……啊……柜台小姐连忙微张樱口,发出了有节奏的单音。 听起来不像你很快乐的样子嘛,一点高低起伏也没有,刚刚用枪管插你的时候,你还叫得五音俱全呢。 他叹了一口气。 我想,还是枪管比较适合你吧?不!我……我……啊!啊啊!! 柜台小姐泪眼模糊地改变了叫声的频率,学足了A片里女主角的声气;但是在这时他却增加了动作的强度与频率,激烈的肉体冲撞使得柜台小姐胸脯前那对被魔术胸罩裹住的双峰摇摆着,也让柜台小姐的叫声多了许多变化……或者是自发性的变化?谁知道。 柜台小姐是真的叫春了吗?旁观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实在没有心情在这种时候知道:他们只看到柜台小姐还未完全褪去裤袜的洁白大腿勾住了他的腰。 这个时候,刺耳的警笛声响起,警察终於来到银行门外了。 里面的歹徒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警察似乎除了喊话以外,好像没别的伎俩了。 他也懒得理会门外那些穿着防弹衣、只会大声吠叫的家夥。 对了……摄影机呢?他擡起头来左看右看,找到了架设在柜台上方的摄影机。 他伸手将摄影机的镜头调整了一下,让柜台小姐满是红晕的脸、还有两个人紧密结合的下体部位纳入了摄影机的摄影范围之内。 你长得这麽漂亮,不当明星实在太可惜了。 他又微笑了起来。 现在摄影机正照着你,表情要好一点喔,这样银行外面的警察才能透过大萤幕看到你的演出。 柜台小姐的身躯稍微僵硬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就被他的强力冲击给再度软化了。 此时,银行外面的警察们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银行门口监视屏幕上所演出的春宫,那个女主角的表情混杂着羞怯、恐惧、愉悦和淫荡,比起小泽、草莓牛奶、浅仓……甚至饭岛那些AV女优们的演出更为撼人心弦。 你的骚穴可真是紧湿热滑啊,我快出来了,唔……他的声音里带着男人即将高潮射精前的颤抖。 不、别射在里面,好不好?柜台小姐一听到他要射精,连忙哀求了起来。 我……今天不安全,会怀孕的!那,你要我射哪里呢?他微笑着。 射……射外面好不好?啊噢!啊!没见到他生气,柜台小姐的胆子稍微大了一些,但是随即在他更为强力的冲击之下化成了淫荡的呼喊。 射在外面的哪里呢?你不说清楚地方,我哪里知道该射在你脸上,还是该射在你胸口?嗯?他的表情带着揶揄的成份,但是他的动作却越来越大。 射……射脸上还是胸口都好!就是不要里面……啊啊!不要!当柜台小姐惊叫着的同时,他抽出了他那根正在喷发中的棒子。 乳白色的精液浇得柜台小姐的肉缝上满是白白的浓浆,一滴一滴地沿着大腿流了下来;很显然,早就有不少份量已经射在体内了。 抱歉。他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 你说得太慢,我已经射出来了。来,替我把他舔乾净。 用手枪抵着柜台小姐的头,压制着柜台小姐用舌头舔乾净他的分身。这时,他转向了银行经理。 经理大人,真不知道你们调集资金的速度可是慢得吓人啊。 他的脸上带着无奈。 贵行不是最爱标榜服务一流、顾客至上吗?这……可是……经理还想说什麽,却看到他手中的枪已经举了起来,对准着自己的胸膛。 枪声一响,银行内外无不震动。 去把金库里的钱通通拿出来,不然我的手枪只怕会兴奋地在你脸上射精。 吹掉枪口冒出来的白烟,他对着已经吓到尿裤子的经理说着。 利用银行里的人质,他成功地威胁外面的警察让了一辆高阶警官的巡逻车出来,当成他的逃亡工具。 和警察的谈判完成,银行这里也装好了一大袋现金。 他背起装满现金的大袋子,用手枪挟持着刚刚才被他强奸过的柜台小姐。 走,出去吧。 柜台小姐全身上下仅有一件紫色的胸罩,虽然不愿意就这麽几乎全裸地曝光在众人面前,但是命悬人手,柜台小姐也只能勉强自己迈步向前。 步出银行,柜台小姐看到众人朝着自己赤裸、沾满着精液的下身集中而来的视线,羞得差点没当场发疯。 所有部署在外面的警察,虽然奉命要注意抢匪的一举一动,但是每个人的目光仍然不受控制地被柜台小姐的私处吸引了去。 即使是那名部署在高处、负责狙杀武装抢匪的狙击手也是。 当柜台小姐赤裸的下身出现在狙击手的狙击镜里时,狙击手呆住了。 从高倍率的狙击镜里,平常只有在碱湿电影里才可能看得到的、长着稀疏软毛、女子私密的部位,在午後太阳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清楚;白色的浓稠液体慢慢地由软毛下方的粉红夹缝之中溢流出来,沿着粉白晶莹、没有一点多余肥胖油脂的大腿慢慢地向下流。 右手手枪示意柜台小姐停住脚步,右脚强行挤入了柜台小姐的双腿之间,将柜台小姐原本夹得紧紧的双腿向左右分了开来;左手从柜台小姐的腰侧向前探去,手指拨弄着裂缝前两片合着的嫩肉,将裂缝撑开又合起来,或者手指内勾、掏动着女人被分泌物所沾湿的洞穴,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不停地被挤压出来,在阳光下闪耀着晶莹的光泽。 突然之间,他不管右手还握着手枪,就这样双手托着柜台小姐的大腿,在柜台小姐的惊呼声中,将柜台小姐悬空擡了起来;见到朝着两侧分开的大腿之间那道令男人遐想的裂缝,还沾着许多精液,却让所有见到的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没有预期会见到如此火辣的画面,原本以为会遭遇到暴力抵抗的警察们全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直到警察们发现来自报社和电台的记者们拿起照相机和摄影机疯狂地拍摄珍贵镜头为止。 为了维护社会善良风俗、保障心灵纯洁的青少年不会接触到这类伤风败俗的画面,警察们开始忙乱地制止记者们拍摄,而记者们则以新闻自由不容干涉加以反击,警察和记者产生了推挤,场面开始混乱了起来。 高处的狙击手虽然没有涉入推挤的混乱场面之中,但是为了达到一击奏功的效用,狙击手也不能对着除了头部以外的地方开火;偏偏他就是站着不动,瞄不到要害的狙击手根本无从下手,更何况现在狙击手的目光早已被吸引到柜台小姐大开的双腿之间去了。 见到眼前的混乱,他笑了。 这时,他放下柜台小姐,举起了手枪,枪声一响,制高点上的狙击手摔了下来,混乱的人群霎时之间回复了鸦雀无声的寂静。 他放声大笑着,而警察们失去了狙击手的支援,为了怕开枪误伤人质而遭到惩处,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挟持着柜台小姐,搭上警用巡逻车,呼啸而去。 他驾着警用巡逻车,开在高速公路上,车後还跟着许多不死心的警察;不过,那些警察担心他伤了人质,可能也怕在高速公路上枪战会造成更惨重的後果,所以警察们只是希望能把他截停,逼他下车投案而已。 哼哼,想赛车吗?他冷笑一声,用力猛踩油门,宝马525的引擎随即开始怒吼,将後面跟着其他国产警车甩得老远。 警察花大钱买昂贵的警车还真是有点道理,不是吗?他熟练地转动方向盘,驾驭着宝马在车流的空隙中钻来钻去,还不忘和缩在助手席上瑟瑟发抖的柜台小姐打趣着。 他打开警用通讯频道,正好听到勤务中心调度空中警察的直升机来追踪他的命令。 这里是银行抢匪。 他拿起车上的警用无线电对讲机说着。 把你们的直升机调回去吧,否则可能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喔!可想而知,急於将他缉拿归案的警察自然不理会他的要求,他听见了直升机的声音逐渐从空中迫近。 他笑了笑,按下电动天窗的按钮打开了天窗。 胸罩脱掉,站起来!上身探出天窗外!他举枪指着柜台小姐。 被手枪威胁着,柜台小姐只好依言脱掉了自己身上仅存的衣物,在座位上站了起来,让赤裸的上半身从天窗里探出车外;高速行驶时的强风吹得柜台小姐的长发猎猎飘动,也吹得柜台小姐的裸体瑟瑟发抖。 高速公路上,看见了柜台小姐上半身裸体的其他驾驶人被吸引了目光,注意力分散的情形之下,许多车子互相擦撞,高速路上的交通随即大乱。 但是,空中的直升机似乎没有打算离去的企图。 啊,对了,我都忘了要打开警笛呢。 他喃喃自语着,拿起扩音器用的麦克风,递给了柜台小姐,逼着柜台小姐将麦克风靠在嘴边。 然後,他取出了一根粗大的电动按摩棒,将震动频率开到最高,随手插入了柜台小姐的下体。 突然遭到异物插入自己的肉缝之中,而且那个异物还强烈震动个不停,对花径内的敏感点造成了极大的刺激;阵阵令人心酥骨麻、羞人无比的快感袭击着柜台小姐,即使是出力强忍着,越来越难以忍耐的快感终於还是粉碎了柜台小姐的自制能力。 啊……啊啊……啊啊啊………!柜台小姐发出了女人在床第之间获得满足时才会发出的呻吟,透过靠在口边的麦克风,被警车上的扩音器给远远广播了出去。 如此另类的警笛声使得南下北上的车辆驾驶都受到了影响,特别是和他所驾驶的警车同向行驶的车辆,见到一个上空美女从警车天窗上探出身子来,同时还有让人面红耳赤的淫荡声波激荡在高速公路上,注意力遭到严重分散的驾驶人们失去了对路况的警觉,车辆追撞事故迅速增加、也越来越严重。 终於,空中的直升机很不情愿地停止了追踪,将注意力放在刚才发生的重大连续车祸上。 他顺利地在不受追踪的情形下,将车子开到了僻静的地方。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 他对柜台小姐露出温柔的笑容。 很荣幸能和美丽的小姐一同出游,希望下次还能和小姐你约会。 背着装满了现金的钱袋下车时,他像是想起了什麽。 对了,忘记告诉你,我有爱滋病喔!他一笑关上了车门。 听到爱滋病三个字,柜台小姐有如五雷轰顶一般地呆住了;那个无药能治的世纪黑死病,这个人竟然是带原者,而刚刚自己才被这个人强奸了,那不就是说……。 他坐进了不远处的另一辆车,发动引擎离去;而柜台小姐仍然在发呆着,还没从爱滋病的坏消息中回过神来,也没注意到他已经离去,更没留心到他开的是什麽车子……。